<ins id='jh6y'></ins>
    <acronym id='jh6y'><em id='jh6y'></em><td id='jh6y'><div id='jh6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h6y'><big id='jh6y'><big id='jh6y'></big><legend id='jh6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dl id='jh6y'></dl>

        <i id='jh6y'></i>

      1. <tr id='jh6y'><strong id='jh6y'></strong><small id='jh6y'></small><button id='jh6y'></button><li id='jh6y'><noscript id='jh6y'><big id='jh6y'></big><dt id='jh6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h6y'><table id='jh6y'><blockquote id='jh6y'><tbody id='jh6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jh6y'></u><kbd id='jh6y'><kbd id='jh6y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span id='jh6y'></span>

        <i id='jh6y'><div id='jh6y'><ins id='jh6y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jh6y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jh6y'><strong id='jh6y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2. 碎屍疑魂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7

            “吱---

            我推開瞭銹跡斑斑的門,一股腐朽的陰風撲面而來。沒辦法,租的房子都這樣。

            我小心翼翼地走著,地上因為漏水長滿瞭滑膩的青苔。偏巧水管堵住瞭,所以地上積瞭薄薄的一層水。

            這兒的租金很便宜,說出去都沒人信。其實我也很懷疑。因為這麼便宜的房子竟然沒人租。可我真的沒錢。當初租這屋時,也是咬咬牙才租的。

            唉,不想瞭。

            身上幾天沒洗瞭,都有味瞭。不行,一定要洗瞭,就算水漫金山也要洗!

            在溫潤的水中,我舒展著身體,鏡子被熱騰騰的水蒸氣弄成瞭白色。我裹著浴巾,輕輕擦瞭一下鏡子,眼光回旋間一個黑影一晃而過。

            我緊張地向四周望瞭望。卻隻是彌漫著的白霧。

            “嘩---

            該死的,水又溢出來瞭。再不通一下下水道,這屋子就要變成汪洋大海瞭。

            我急忙換瞭身舊衣服。跑回浴室,掀開下水道?母親櫻還啥癯糲礎4鷗獾乃勞銎ⅰ?

            我忍著臭味,用戴著橡膠手套的手去掏。

            可掏上來的卻是一手的頭發。噫,難道我最近脫發那麼嚴重嗎?

            繼續往下掏,好像碰到瞭什麼異物。很硬……

            我心裡打起瞭鼓,充滿瞭對未知事物的好奇。

            我費勁地用力往上一拉,拉上來的東西差點讓我把過去十幾年吃的東西都吐出來。

            那是一個人頭!!!

            滿臉猙獰!!

            我一驚,人頭掉到瞭地上,滾瞭一圈後,人頭側倒著。

            我癱坐在地上,與人頭對視,我這才能好好打量它。

            她生前大約是個極漂亮的女人,可現在卻隻剩下恐怖。脫眶而出的眼珠上佈滿血絲,深色的瞳人即使明知不可能但卻總覺得在惡狠狠地盯著我。黑紫色的舌頭綿軟無力地垂著,黑紅的血污縱橫在臉上,原本應是很垂順的頭發此時卻亂蓬蓬地貼著她的臉。

            一種自心底升騰起的恐懼與惡心讓我幹嘔不已。

            她的嘴角凝固著奇怪的微笑。

            冷笑?對,是冷笑,好像在嘲笑著我的畏懼。

            “啊----

            我終於承受不住刺激,尖叫著沖出瞭腐朽的房間。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一個小時後,警察已經把我的房子封鎖後在作仔細的清理瞭。

            女屍被挖瞭出來。可卻是一塊塊的,據說連內臟和腸子都分成瞭幾塊。

            令人作嘔的場面,屋外的墻角彌漫著胃酸的氣味。這很正常,是個人見瞭都會嘔吐。

            四周的居民都在猜測,到底是哪個變態殺人狂有什麼深仇大恨要把一個女孩子弄成這樣。

            “長官,屍塊都挖出來瞭。一共387塊。女屍的頭可能是因為頭骨較堅固,兇犯沒有把頭分解瞭。隨後把屍體藏在這裡。”一個臉色慘白的年輕警員報告道。

            長官揮瞭揮手,示意他下去吧。可那個年輕警員還是站在那裡,欲言又止。

            “還有什麼要說的嗎?”長官不耐煩地說。

            “……驗屍官說,從屍斑來說,死者應該死瞭有一年多瞭。可屍體還沒有腐爛……”

            警員嗓子有些幹澀,用力咽瞭口口水後繼續說:“一般來說屍體放一年就成白骨瞭……”

            房間裡彌漫著死亡的氣息,沉重地壓在屋裡每個人身上。

            恍惚間仿佛看見死神拎著鐮刀在黑暗處冷笑。

            長官哆嗦瞭一下,抖擻精神說:“下水道陰冷。屍體不腐爛很正常。快點,收拾一下就走吧。惡心死瞭……”

            長官用力擦著一塊白手帕,仿佛要將他的惡心全擦在上面。

            “什麼鬼地方。”長官嘀咕著,可“鬼”這個字眼著實讓他又打瞭一個冷戰。

            “是!”警察們開始收拾起來。

            “可是我怎麼辦呢?我總不能住在兇殺現場吧?”我無助驚恐地說。

            “這不是我的事。你不想住在這裡,睡馬路也行。我隻管兇殺案,不管食宿。”長官說完,便帶著手下的人走瞭……

            “可……”我無助地看著他們離開。

            屋裡靜極瞭,我能聽見自己忐忑不安的心跳,可沒人幫助我……

            “吱嘎----

            我背後一陣陰風吹過,我僵硬地回過頭,緩慢地仿佛能聽見骨骼和關節摩擦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大呼一口氣,原來是窗開瞭。幸好是窗開瞭。不由得,我想起瞭那個人頭猙獰的面孔,想起瞭她的那抹冷笑。

            “啊-----

            我沖到床上,用被子死命蓋住自己,不停地發抖。

            一夜過去瞭,我憔悴瞭不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