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fieldset id='r8i1a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r8i1a'><div id='r8i1a'><ins id='r8i1a'></ins></div></i>
    <i id='r8i1a'></i>

      <code id='r8i1a'><strong id='r8i1a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acronym id='r8i1a'><em id='r8i1a'></em><td id='r8i1a'><div id='r8i1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8i1a'><big id='r8i1a'><big id='r8i1a'></big><legend id='r8i1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dl id='r8i1a'></dl>

      <ins id='r8i1a'></ins>
    1. <tr id='r8i1a'><strong id='r8i1a'></strong><small id='r8i1a'></small><button id='r8i1a'></button><li id='r8i1a'><noscript id='r8i1a'><big id='r8i1a'></big><dt id='r8i1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8i1a'><table id='r8i1a'><blockquote id='r8i1a'><tbody id='r8i1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r8i1a'></u><kbd id='r8i1a'><kbd id='r8i1a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span id='r8i1a'></span>

          1. 藏在絲繡裡的愛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9

              蘇蘭是個靈秀可愛的美女,在一所中學當美術老師。不知怎地,總遇不著心儀的對象,眼看快30歲,都成剩女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。蘇蘭傢的對門搬來瞭一個右腳微跛的老婆婆,還有幾隻貓與她形影不離,她每天一邊繡花一邊逗小貓玩。蘇蘭與老婆婆一見如故,經常去小屋坐坐,一來二往,得知她是個刺繡名傢,沒有親人。老婆婆勸蘇蘭學繡花,蘇蘭委婉地推托瞭。

              經人介紹,蘇蘭認識瞭一個男孩,有房有車,在一傢外資銀行任客戶經理。經理很喜歡她,幾次約會後,蘇蘭的臉上突然長滿瞭紅色的疙瘩。原來,她患上瞭一種罕見的過敏性皮疹,四處求醫都不見好,不僅難看,還奇癢無比。她隻好暫停瞭與經理的交往。

              老婆婆心疼地說:“你試試繡花吧,繡著花你就不難受瞭。”蘇蘭半信半疑地答應瞭。老婆婆教她最簡單的十字繡--在帶小十字方格的硬佈上,將不同顏色的線對角交叉繡在方格上,不需多少工夫,便能繡出各式圖案。從未繡過花的蘇蘭一拿起針線,竟然一點就通,飛針走線如行雲流水。繡花時,可能要集中註意力,她的臉還真不難受瞭。蘇蘭很快對繡花著瞭迷,進步神速,老婆婆樂不可支。

              自從迷上繡花,蘇蘭夜晚經常做著同一個夢:夢中她和一名男子很親密,旁邊還有一大簇藍紫色的牽牛花,牽牛花下有隻精靈的小貓。夢境太美,醒來後,蘇蘭忍不住把那場景繡瞭出來。在道勁盤旋的樹枝上面。牽牛花朵朵並蒂相連,柔美異常,小貓可愛的大眼睛竟然是藍紫色的,顯得特別奇美!她拿起繡作去找老婆婆,推開門,卻發現屋裡有個英俊的男子正在替小貓打針,老婆婆則在一旁瞇著眼看著什麼。

              蘇蘭伸頭一看,心頓時怦怦地跳瞭起來。那也是一幅十字繡,圖案竟然與她剛繡完的那幅一模一樣,隻是顏色略有差異。蘇蘭的是白貓、銀枝;那一幅則是黃貓、金枝。老婆婆這時也瞧見瞭蘇蘭的十字繡,拿過去與那幅並排放在一起,一金一銀,煞是好看。老婆婆眼睛發亮,沖那男子喊:“方偉,你過來一下。”那個叫方偉的人連忙跑過來,一看。也呆瞭。

              蘇蘭半晌回過神來,朝方偉望去,正巧方偉也在看她,四日相對,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。老婆婆把兩幅十字繡正反疊在一起,緩緩地說:“在一塊佈上繡出正反圖案一樣、色彩迥異的繡法叫做雙面繡,是蘇繡中最有代表的繡法。你們這兩幅疊一塊像極瞭蘇繡!”頓瞭頓,老婆婆又說:“過幾天我帶你倆去博物館,見識一下真正的蘇繡有多美……”原來老婆婆有多幅作品收藏在博物館,她與館長特別熟,可以隨時出入。

              蘇蘭十分好奇方偉一個男人怎麼也繡花,當她試探著問時,方偉不好意思地答道:“我因為喜歡養貓認識瞭老婆婆,老人傢誇我的手巧,適合繡花,恰好我沒工作,就學上瞭。這幅圖是我前不久突發靈感繡的,你看陽臺的牽牛花開得多燦爛啊,貓咪就在花下玩耍。”

              蘇蘭這才註意到陽臺上不知何時種滿瞭牽牛花。她不敢說自己那幅是來自夢境,胡亂搪塞說是網上見過,隨手繡的。她對方偉有種特別的好感和親切,兩人很快就像相識多年的老朋友一樣。這時,蘇蘭的手機響瞭,是那個經理約她吃飯。蘇蘭想都沒想就一口回絕瞭。蘇蘭瞥見老婆婆在一旁露出頑皮的微笑,不禁大窘。

              那以後,三個人每天都在一塊繡花,說說笑笑,親如一傢人。老婆婆還讓方偉摘下牽牛花的花和葉,煎成水,蘇蘭洗過幾次後,臉奇跡般地好瞭。

              蘇蘭和方偉閑下來就仔細端詳那兩幅繡作,越看越覺得蹊蹺。花朵成雙成對緊緊偎依,充滿瞭柔情蜜意,樹枝卻突兀地伸出來,仿佛兇狠的利爪。還有那小貓,眼睛竟流露出憂傷和無助。畫面乍一看很美,卻暗藏著某種讓人揪心的意味。兩人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晚上,剛好是十五,老婆婆忽然提議去博物館。走進館內,裡面空無一人。月光灑在那些古老的物件上,充滿瞭神秘。在經過刺繡文化長廊時,有一幅清末光緒年間的繡作躍入眼簾,蘇蘭驚呼一聲,與方偉對望一眼,這幅取名餅鼢的傳世之作竟然與他倆所繡如出一轍,隻是材料更為上乘,針法更為巧妙。老婆婆深情地說:“這是當時吳川最大的繡坊繡娘宛蘭和坊主秦偉所繡,他倆最後被逼含恨身亡。這幅雙面繡除瞭表現出高超的繡藝,還代表他們堅貞的愛情。”老婆婆取下繡作,拿給他們細看。

              月色如水,那幅熟悉的繡作正面銀白,反面金黃,絕美精致,充滿瞭一種震撼人的力量。蘇蘭心裡忽然難受極瞭,怔怔掉下淚來。淚水灑在繡作上,浸濕瞭那一片藍紫的牽牛花,貓那藍紫色的眼睛似乎也在流淚。突然,一股異香湧出,蘇蘭一陣暈厥,慌亂中她抓住瞭方偉的手……恍惚中,蘇蘭發現自己正坐在那片牽牛花下,卻是清朝女子裝束,有個男人正親熱地喚她:“宛蘭!”想起來瞭!原來她回到瞭前世,她就是繡娘宛蘭!這個男人就是方偉,也即是坊主秦偉。隻見秦偉無限傷感地撫摸著她的頭發,說:“這幅圖要這麼短時間繡出來,是逼人走絕路啊!”

              原來,宛蘭自幼研習刺繡,是當時蘇州吳川地區技藝最高、長得最美的繡娘,她和繡坊老板秦偉真心相愛。後來,宛蘭被朝廷的六王爺看中,要納她為妾,她堅決不從。六王爺惱羞成怒,想出一條毒計,命令繡坊三個月之內必須完成那原本需要六個月才能完工的好《清明上河圖》,完不成的話就將兩人問斬。兩人本想私奔,後來因為不想連累繡坊的十幾個姐妹,決定以死抗爭。因為他們在牽牛花下相戀,那隻叫小雪的貓是兩人的愛情見證,所以兩人以牽牛花和貓為題,那樹枝則代表邪惡的六王爺,臨死前共同完成瞭那幅飽含深意的作品。有一個雲遊的大巫師被他們的愛情感動,教他們在十五月圓之夜,取十隻手指尖的鮮血,勾兌牽牛花的汁,給絲線染色,並念下咒語。這樣浸著血和情繡出的物件就可以保留三世的愛情。為瞭讓繡作流傳下去,兩人巧妙地把染色的部位設在牽牛花和貓眼睛上面,一般人隻覺驚艷而看不出其中奧秘。

              十五月圓的晚上,宛蘭勇敢地拿起繡花針向手指刺去,一陣鉆心的疼,她暈瞭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醒來時,她發現自己坐在博物館的地上。原來,回到現代瞭。蘇蘭盯著方偉的眼睛,顫聲問:“我記起瞭前世的事,你還記得嗎?”方偉緊緊地握著她的手:“當然記得,剛才我也回去瞭。”蘇蘭喜極而泣:“今生,我們一定要在一起。你沒錢沒工作不要緊,我還有些積蓄……”方偉感動得說不出話來。

              老婆婆望著他們。笑得像朵花,一跛一跛地準備悄悄離開。蘇蘭忽然站起身,失聲喊道:“老婆婆,莫非你就是小雪?你的眼神還有走路的樣子和小雪一模一樣!”老婆婆的眼淚嘩地淌瞭下來,滿臉都是,她走得更快瞭,一眨眼出瞭博物館的門。

              兩人匆匆把那幅繡作掛回原處,趕緊回去找老婆婆。

              老婆婆的傢空蕩蕩的,小桌上放著幾幅繡作,還有一封信。

              信上寫著:“宛蘭、秦偉:那年,我的腳被狗咬傷,幸虧你們救瞭我。你們對我那麼好。甚至把跛腳的我繡進作品裡,我從心底裡愛你們。巫師說那幅繡作可以為你們保留三世的愛情,但他忘瞭提醒你們,那就是要拿起繡花針才能幫助回憶。現在的人不興繡花瞭,所以,我找到你們後,想方設法騙你們學繡花。還有,宛蘭的病是我搞的鬼,對不住瞭,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錯過這一世的愛情。我走瞭。永遠永遠愛你們的小雪。”

              慧黠的老婆婆原來是可愛的小貓小雪轉世,難怪蘇蘭對她一見如故瞭。

              蘇蘭偎依著方偉,說:“明天,我陪你去找工作。好不好?你可要掙錢養老婆!”方偉調皮地刮瞭一下她的鼻頭,大笑起來:“誰告訴你我沒工作的?我是名建築師,剛完成手頭的一個項目,正休假呀。”

              蘇蘭羞紅瞭臉,強辯道:“不管你是幹什麼的,以後咱倆有空就得繡花。小雪說瞭,繡著花我們還可以有兩世的愛情!”

              方偉溫柔地說:“現在找到瞭你,我再也不會放你走,以後什麼都聽你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桌上那繡作裡的小貓栩栩如生,充滿愛意望著這對璧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