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rfrwv'><em id='rfrwv'></em><td id='rfrwv'><div id='rfrw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rfrwv'><big id='rfrwv'><big id='rfrwv'></big><legend id='rfrw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1. <tr id='rfrwv'><strong id='rfrwv'></strong><small id='rfrwv'></small><button id='rfrwv'></button><li id='rfrwv'><noscript id='rfrwv'><big id='rfrwv'></big><dt id='rfrw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rfrwv'><table id='rfrwv'><blockquote id='rfrwv'><tbody id='rfrw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rfrwv'></u><kbd id='rfrwv'><kbd id='rfrwv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rfrwv'><strong id='rfrwv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 id='rfrwv'><div id='rfrwv'><ins id='rfrw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span id='rfrwv'></span>

      <i id='rfrwv'></i>
      <fieldset id='rfrwv'></fieldset>

        <dl id='rfrwv'></dl>

        1. <ins id='rfrwv'></ins>
          1. 尋找前生的愛戀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6

            嶽洋是個靈秀可愛的姑娘,在一所中學當美術老師。不知怎的,總遇不著心儀的對象,眼看快30歲,都成剩女瞭。

            這天,嶽洋傢的對門搬來瞭一個右腳微跛的老婆婆,還有幾隻貓與她形影不離。她每天一邊繡花一邊逗小貓玩。

            嶽洋與老婆婆一見如故,經常去小屋坐坐,一來二往,得知她是個刺繡名傢,沒有親人。老婆婆勸嶽洋學繡花,嶽洋委婉地推托瞭。

            經人介紹,嶽洋認識瞭一個男孩,有房有車,在一傢外資銀行任客戶經理。這個客戶經理很喜歡她。幾次約會後,嶽洋的臉上突然長滿瞭紅色的疙瘩。原來,她患上瞭一種罕見的過敏性皮疹,四處求醫都不見好,不僅難看,還奇癢無比。她隻好暫停瞭與經理的交往。

            老婆婆心疼地說:“你試試繡花吧,繡著花你就不難受瞭。”

            嶽洋半信半疑地答應瞭。

            老婆婆教她最簡單的十字繡—在帶小十字方格的硬佈上,將不同顏色的線對角交叉繡在方格上,不需多少工夫,便能繡出各式圖案。

            從未繡過花的嶽洋一拿起針線,竟然一點就通,飛針走線如行雲流水。繡花時,可能要集中註意力,她的臉還真不難受瞭。嶽洋很快對繡花著瞭迷,進步神速,老婆婆樂不可支。

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自從迷上繡花,嶽洋夜晚經常做著同一個夢,夢中她和一名男子很親密,旁邊還有一大簇藍紫色的牽牛花,牽牛花下有隻小貓。

            夢境太美,醒來後,嶽洋忍不住把那場景繡瞭出來,在遒勁盤旋的樹枝上面,牽牛花朵朵並蒂相連,柔美異常,小貓可愛的大眼睛竟然是藍紫色的,顯得特別的奇美!

            她拿起繡作去找老婆婆,推開門,卻發現屋裡有個英俊的男子正在替小貓打針,老婆婆則在一旁瞇著眼看著一幅十字繡。

            嶽洋伸頭一看,心頓時怦怦地跳瞭起來。老太太手裡的那幅十字繡,圖案竟然與她剛繡完的那幅一模一樣,隻是顏色略有差異。嶽洋的是白貓、銀枝,那一幅則是黃貓、金枝。

            老婆婆這時也瞧見瞭嶽洋的十字繡,拿過去與那幅並排放在一起,一金一銀,煞是好看。

            老婆婆眼睛發亮,沖那男子喊:“郭雲濤,你過來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那個叫郭雲濤的人連忙跑過來,一看,也呆瞭。

            嶽洋半晌回過神來,朝郭雲濤望去,正巧郭雲濤也在看她,四目相對,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老婆婆把兩幅十字繡正反疊在一起,緩緩地說:“在一塊佈上,繡出正反圖案一樣、色彩迥異的繡法叫作雙面繡,是蘇繡中最有代表性的繡法。你們這兩幅疊一塊兒像極瞭蘇繡!”頓瞭頓,老婆婆又說,“過幾天我帶你倆去博物館,見識一下真正的蘇繡有多美……”原來老婆婆有多幅作品收藏在博物館,她與館長特別熟,可以隨時出入。

            嶽洋十分好奇郭雲濤一個男人怎麼也繡花,當她試探著問時,郭雲濤不好意思地答道:“我因為喜歡養貓認識瞭老婆婆,老人傢誇我的手巧,適合繡花,恰好我沒工作,就學上瞭。這幅圖是我前不久突發靈感繡的,你看陽臺的牽牛花開得多燦爛啊,貓咪就在花下玩耍。”

            嶽洋這才註意到陽臺上不知何時種滿瞭牽牛花。她不敢說自己那幅是來自夢境,胡亂搪塞說是網上見過,隨手繡的。她對郭雲濤有種特別的好感和親切,兩人很快就像相識多年的老朋友一樣。

            這時,嶽洋的手機響瞭,是那個銀行經理約她吃飯,嶽洋一口回絕瞭。嶽洋瞥見老婆婆在一旁露出頑皮的微笑,不禁大窘。

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那以後,三個人每天都在一塊兒繡花,說說笑笑,親如一傢人。老婆婆還讓郭雲濤摘下牽牛花的花和葉,煎成水,嶽洋洗過幾次後,臉奇跡般地好瞭。

            嶽洋和郭雲濤閑下來就仔細端詳那兩幅繡作,越看越覺得蹊蹺。花朵成雙成對緊緊偎依,充滿瞭柔情蜜意,樹枝卻突兀地伸出來,仿佛兇狠的利爪。還有那小貓,眼睛竟流露出憂傷和無助。畫面乍一看很美,卻暗藏著某種讓人揪心的意味。兩人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          這天晚上,剛好是十五,老婆婆忽然提議去博物館。

            走進館內,裡面空無一人,月光灑在那些古老的物件上,充滿瞭神秘。在經過刺繡文化長廊時,有一幅清末光緒年間的繡作躍入眼簾,嶽洋驚呼一聲,與郭雲濤對望一眼,這幅取名《牽牛花間貓嬉戲》的傳世之作竟然與他倆所繡如出一轍。

            老婆婆深情地說:“這是清朝時,本地最大的繡坊繡娘秋圓和坊主鄭容德所繡,他倆最後被逼含恨身亡。這幅雙面繡除瞭表現出高超的繡藝,還代表他們堅貞的愛情。”老婆婆取下繡作,拿給他們細看。

            月色如水。那幅熟悉的繡作正面銀白,反面金黃,絕美精致,充滿瞭一種震撼人的力量。嶽洋心裡忽然難受極瞭,怔怔掉下淚來。淚水灑在繡作上,浸濕瞭那一片藍紫的牽牛花,貓那藍紫色的眼睛似乎也在流淚。突然,一股異香湧出,嶽洋一陣暈厥,慌亂中她抓住瞭郭雲濤的手……

            4

            恍惚中,嶽洋發現自己正坐在那片牽牛花下,卻是清朝女子裝束,有個男人正親熱地喚她:“秋圓!”想起來瞭!原來她回到瞭前世,她就是繡娘秋圓!這個男人就是郭雲濤,也即是坊主鄭容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