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1n8dc'></i>

  • <tr id='1n8dc'><strong id='1n8dc'></strong><small id='1n8dc'></small><button id='1n8dc'></button><li id='1n8dc'><noscript id='1n8dc'><big id='1n8dc'></big><dt id='1n8dc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n8dc'><table id='1n8dc'><blockquote id='1n8dc'><tbody id='1n8d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n8dc'></u><kbd id='1n8dc'><kbd id='1n8dc'></kbd></kbd>
    1. <fieldset id='1n8dc'></fieldset>
      <dl id='1n8dc'></dl>
      <i id='1n8dc'><div id='1n8dc'><ins id='1n8dc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span id='1n8dc'></span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1n8dc'><em id='1n8dc'></em><td id='1n8dc'><div id='1n8dc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n8dc'><big id='1n8dc'><big id='1n8dc'></big><legend id='1n8dc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1n8dc'><strong id='1n8dc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ns id='1n8dc'></ins>

            恐怖按摩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4

            H市的商業街,十分的繁華,錯落有致的高樓大廈,沿著街道井然有序的排列著,街道兩邊的梧桐樹隨著夏日的烈陽,在馬路上投下斑駁的黑影,一縷縷金色的陽光隨著樹葉的縫隙,婆娑的灑在我的臉上。

            眼睛瞇成瞭一條縫,用手指擋住臉,朝樹上的聲音源頭看去,知瞭、知瞭鳥語蟬鳴聲與街道上汽車喇叭聲交織在瞭一起,愜意的在街道邊的商店排著隊,這傢店的血糯米奶茶是我的最愛。

            王一名,你一大早把我喊醒,說有重要的事情,就是陪你買血糯米奶茶?我的好友周浩,此刻正困意連連的跟我抱怨著。

            當然有重要的事情,你看看我手機裡的新聞?大事件的哦。說著拿出手機,點擊一個視頻網站,準備播放的時候,突然卡屏瞭。

            周浩瞪著兩眼看著卡屏的手機後,扭扭瞭脖子,哎呦一聲,哎,看來是看不成瞭,我脖子昨晚睡覺落枕瞭,得找個地方按摩一下。

            我陪你去。盯著周浩的脖子仔細的看著,一塊天然的菱形胎記之外,沒有發現落枕的痕跡。

            周浩擺瞭擺手,告訴我昨晚已經約瞭一個人,等會就過來接他。等瞭一會,一身黑色衣服的男人出現在我們的視線裡,在這炎炎夏日,居然穿的嚴嚴實實,我有些納悶的看著他向我們走瞭過來,一直低著頭,中等身高,走路的姿勢有些怪異,直挺挺的,顯得特別生硬。

            我是昨晚跟你聯系的按摩師,這是我的名片。嘶啞的聲音,如同老舊的手拉琴發出刺耳的噪音,說著,伸出一雙帶著黑色手套的手,僵直的遞上名片。

            周浩摸著落枕的脖子,接過名片隨意的看瞭眼,便丟給我,:以後說不定你用的著,我先跟他過去瞭,哎呦!我的脖子…”齜牙咧嘴的朝我露出微笑道別,轉身跟著黑衣男子漸行漸遠。

            我看著手裡名片的名字有些眼熟,待我腦海裡剛剛浮現一些記憶的時候,被電話的鈴聲打斷。

            喂,啊名啊,一大早你跑去哪裡瞭?今天你表叔入土封棺的日子,中午前一定要回來。老媽埋怨的說瞭半天,我看著前面還有半米長的隊伍,臉皮厚著插著隊,買完杯奶茶招瞭輛車,急急忙忙的趕回傢裡。

            一整個下午,氣氛沉重悲痛,親人們神情嚴肅,有的抱頭痛哭,有的默默流淚,看到這番淒涼的場景,心裡十分的難受,不過並沒有像別人那般的痛苦,這位表叔與我基本沒有見過,隻是一個遠房的表叔

            過瞭一會,輪到我瞻仰儀容,消瘦的臉龐,膚色蠟黃,眼睛安詳的閉著,整體成平躺狀。閉上眼睛默哀後準備離開,突然,表叔的眼珠在眼皮裡似乎輕微的動瞭一下,我嚇瞭一跳,心慌意亂的走到人多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媽,表叔看起來40歲不到,怎麼就死瞭呢?我眼神遊離的看著遠方,裝作不經意的問著。

            你表叔跟公司出去旅遊,大巴車掉進水裡,全車人都淹死瞭,真是命短啊,哎!母親嘆瞭口氣,似乎對於表叔的死也很遺憾。

            該不會是最近新聞播放的視頻吧,是那個按摩公司?想起前幾天看過的視頻,早上本打算拿給周浩看的,是死者最後一刻拿起手機記錄死亡的過程,當時的情形讓人不忍直視。

            母親告訴我就是那傢按摩公司,在H市是相當有名氣的,基本每年都會舉辦旅遊活動,公司員工的福利待遇比其他公司好很多,誰要是在這個公司裡入職,真是讓人羨慕不已。他們公司按摩有個特色服務,需要前提預約,確定好時間之後,會有公司指派的按摩師前來接待,服務非常周到。

            入土封棺的程序十分繁瑣,將近到瞭10點左右,所有的法事才基本告一段落。剛到傢,便被母親催促著洗洗睡覺,很快進入瞭夢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