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vbk6b'><strong id='vbk6b'></strong><small id='vbk6b'></small><button id='vbk6b'></button><li id='vbk6b'><noscript id='vbk6b'><big id='vbk6b'></big><dt id='vbk6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bk6b'><table id='vbk6b'><blockquote id='vbk6b'><tbody id='vbk6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vbk6b'></u><kbd id='vbk6b'><kbd id='vbk6b'></kbd></kbd>
  • <ins id='vbk6b'></ins>

    <i id='vbk6b'><div id='vbk6b'><ins id='vbk6b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dl id='vbk6b'></dl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vbk6b'></fieldset>
        1. <i id='vbk6b'></i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vbk6b'><strong id='vbk6b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span id='vbk6b'></span>
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'vbk6b'><em id='vbk6b'></em><td id='vbk6b'><div id='vbk6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bk6b'><big id='vbk6b'><big id='vbk6b'></big><legend id='vbk6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靈異故事之夢中人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7

            夜深瞭,一座大廈孤獨地立在夜色中,隻有一扇窗戶的燈還亮著,李庸在加班。陰暗的辦公室裡,靜悄悄的,隻有顯示器的微弱光線,還有敲擊鍵盤的聲音——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
                嘩啦啦……這是另一個聲音,沖水的聲音!這個樓層裡,隻有一個地方能有沖水的聲音——衛生間。大廈裡的人都走光瞭,除瞭李庸自己,能有誰呢?打更的老頭?不能,他在一樓,不可能跑到14樓上廁所。能是誰呢?
                李庸停下手頭的工作,站起身,走出辦公室,朝衛生間的方向走去,他來到衛生間的門口,沖裡面喊瞭一聲:“誰!”
                沒人回答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是誰啊?”
                依舊沒人回答。
                衛生間裡,有三個隔間,他走過去,拉開第一個隔間,沒人。他拉開第二個,還沒人。他看瞭看第三個隔間,心提瞭上來,慢慢走瞭過去,抓住門把手,一拉。沒開。他使瞭點勁,還沒開。他再一拉,又沒開。門被鎖住瞭,他大聲喊道:“誰,誰在裡面?”
                四周依然很寂靜,依然沒人回答,突然,他感覺有人從背後掐瞭他一下,他猛然一回頭,沒人。咳咳……他聽見第三個隔間的門裡傳出瞭幾聲咳嗽!李庸嚇壞瞭。他的身體止不住地顫抖,臉越來越白,嘴越來越紫。他的心臟劇烈地跳動著,冷汗嘩啦啦止不住地往下掉。他的心臟病犯瞭!
                吱呀——那扇打不開的門,緩緩打開瞭。啪嗒啪嗒……一雙看不見的皮鞋從裡面走瞭出來。李庸感覺快不行瞭,他全身抽搐著,倒在瞭地上,一瓶救心丸從衣服兜裡咕嚕咕嚕滾瞭出來,最終停在瞭皮鞋站著的地方。
                一個低沉的男音說:“你的心壞瞭,我給你治治吧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李庸猛地睜開瞭眼睛,一縷陽光從窗外射瞭進來。他做噩夢瞭,他感覺胸口發悶,難受,就坐起身,吃瞭兩片藥。過瞭一會兒,他感覺好多瞭,收拾東西,準備去上班。
                上班的路上,他看見不遠處齊刷刷站著一群人,呈一字排開。他湊過去一看,發現這群人站在馬路邊上,在等綠燈。他抬頭看瞭一眼。奇怪,明明是綠燈,他們怎麼都不過?馬路上,沒有一輛車駛過。他們卻像施瞭定身術一樣,一個個在馬路邊上站著,紋絲不動。他們是木頭人?他們是假人?或者說,他們不是人?
                李庸不管三七二十一,邁開步子直接闖瞭過去。原本空曠的馬路上,突然開過來一輛車,李庸來不及反應,倒在瞭路中央。李庸躺在瞭血泊中,他在失去意識之前,記住瞭肇事司機的長相。那個人精瘦,寸頭,長臉,一雙小眼晴陰陰地盯著他。
                李庸猛然睜開瞭眼睛,發現自己在一列火車裡。他去外地出差,坐火車回傢,剛才迷迷糊糊睡著瞭,做瞭個噩夢。他感覺胸口有點疼,掏出救心丸,吃瞭兩片。
                火車到站瞭,旅客們紛紛走下車。突然,他看見一個人。那個人長得精瘦,寸頭,長臉,長著一雙小眼睛,是他——噩夢裡的那個人!那個人走下瞭火車,李庸慌忙站起身,跟著他下去瞭。出瞭火車站,那個人上瞭一輛白色面包車。李庸打瞭一輛出租車,對司機說:“跟著那輛白面包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面包車在市裡繞來繞去,拐瞭好幾個彎。最終,它停在一個小區門口。
                那個人下瞭面包車,走進瞭小區裡,李庸的出租車也停下瞭,他掏出五十塊錢遞到司機手裡,對司機說“不用找瞭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他急匆匆地下瞭車,跟進瞭小區。小區裡很大,一棟樓挨著一棟樓,李庸一眼認出瞭那個人。他在前面走,李庸在後面跟著。到瞭A棟,那人突然停住瞭。李庸也停下來,在那人身後不遠的地方看著他。他看見那人站在原地,搖瞭搖頭,輕聲說瞭一句話。
                由於距離太遠,李庸沒看清他在說什麼。不過從嘴形上看,好像是‘不是’。那人又往前走,李庸繼續跟。到瞭B棟,那人又停下來,搖瞭搖頭,說瞭聲‘不是’。李庸發現,他每過一棟樓都要停下來,重復做這一件事。他在幹什麼呢?最後,到瞭Z棟,那人停下來點瞭點頭,說瞭一個字,就拐瞭進去。李庸看清瞭。這次他在說‘是’。他到傢瞭!
                李庸加快腳步跟瞭上去。他看見那人來到一個單元門口,掏出鑰匙,打開瞭門,正要走進去。
                李庸噌地一下跑過去,想攔住那個人。突然,一個花盤從樓上掉瞭下來,砸在李庸的腦袋上。李庸倒在地上,眼前一黑,什麼都不知道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喂,醒醒,醒醒!終點瞭!”李庸一下睜開瞭眼睛,從座位上站起來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啊!花盆,花鹽!”
                司機說:“什麼花鹽,做噩夢瞭吧?到終點瞭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李庸感覺腦袋有點攀,又坐瞭下來,閉上眼睛,陷入沉思,慢慢地,他想起來瞭。今天晚上,他值夜班,熬到點下瞭班,他坐上最後一輛末班車回傢。他在車上不知不覺睡著瞭,車子開到瞭終點,他卻渾然不知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哎!傻坐若幹嘛呢,還不下車?”司機催促著。

                “噢噢,我現在下車。”李庸站起身,急匆匆地下瞭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