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grzz1'></dl>

<acronym id='grzz1'><em id='grzz1'></em><td id='grzz1'><div id='grzz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rzz1'><big id='grzz1'><big id='grzz1'></big><legend id='grzz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• <span id='grzz1'></span>

    <code id='grzz1'><strong id='grzz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i id='grzz1'></i>

          <i id='grzz1'><div id='grzz1'><ins id='grzz1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grzz1'></fieldset>
          1. <tr id='grzz1'><strong id='grzz1'></strong><small id='grzz1'></small><button id='grzz1'></button><li id='grzz1'><noscript id='grzz1'><big id='grzz1'></big><dt id='grzz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rzz1'><table id='grzz1'><blockquote id='grzz1'><tbody id='grzz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rzz1'></u><kbd id='grzz1'><kbd id='grzz1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<ins id='grzz1'></ins>

            鬼魂的懲罰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5

              記得幾十年前,我在中國的一個小鎮上小學的時候,農村搞的是人民公社,還沒有實行生產責任制。那時集體制的最小單位就是生產隊。學校裡也經常有勞動課,便是參加生產隊裡的生產勞動。

              那年正是春耕的季節,學校便組織我們一班小學生收集一些綠肥,也就是打些野草,放到要插秧的水田裡,做為有機肥料。通常每個學生要上交十斤左右的青草才能完成任務。

              我與同桌小敏一塊打草,山野裡東一塊西一塊的青草長得並不茂盛。我和小敏忙瞭大半天,青草才勉強蓋住瞭筐底,離要求的數量還差很遠。我們無奈地坐在一塊石頭上,嘆息著青草真難打。忽然,小敏像哥倫佈發現新大陸似地大聲喊叫起來:“小秀,你看那邊!”我順著她指的方向望去,隻見不遠處的一座墳丘上長滿瞭綠油油的“竹葉草”,我們欣喜地跑瞭過去,很快采滿瞭兩筐,拿到生產隊裡交差,還受到老師及生產的表揚。然後才高高興地各自回傢。

              當天晚上,我和小敏都不約而同地病瞭,發著高燒,身上變得青一塊,紫一塊的。給赤腳醫生看瞭,也診斷不出是什麼毛病。後來一個有經驗的老人看瞭小敏身上的青紫斑,就問小敏是不是做瞭些什麼不該做的事,小敏告訴瞭我們在墳頭上采草的事,老人便認定瞭我們身上的斑痕是被鬼魂打的。

              原來,在我們采“竹葉草”的時候,得罪瞭枯墳裡的鬼魂,我們才遭到這樣的劫數。照當地的做法,當事人必須向鬼魂賠罪才行。

              於是,我們的父母隻得買瞭不少香燭和紙錢,又去野外采瞭不少青草,帶著我和小敏,在墳前燒香磕頭,請求諒解,並把采來的野草種回墳丘上。

              回傢後,我和小敏的病竟然不治而愈瞭。因為有瞭這個教訓,以後我們再也不敢去碰那些不該碰的東西瞭,而且至今我看見墳地就恐慌,也許是童年的記憶一直在腦海揮之不去的緣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