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nzki'></i>
  • <fieldset id='nzki'></fieldset><ins id='nzki'></ins>

        <acronym id='nzki'><em id='nzki'></em><td id='nzki'><div id='nzk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zki'><big id='nzki'><big id='nzki'></big><legend id='nzk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i id='nzki'><div id='nzki'><ins id='nzki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span id='nzki'></span><dl id='nzki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nzki'><strong id='nzki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tr id='nzki'><strong id='nzki'></strong><small id='nzki'></small><button id='nzki'></button><li id='nzki'><noscript id='nzki'><big id='nzki'></big><dt id='nzk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zki'><table id='nzki'><blockquote id='nzki'><tbody id='nzk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nzki'></u><kbd id='nzki'><kbd id='nzki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都是怪談之瘋人險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9

            1.新鄰居
                應酬完客戶又是半夜瞭,黃金嘆瞭一口氣,雖然妻子馬曉燕不喜歡他喝酒,可是新婚,蜜月,房貸,又剛給老婆買瞭車……壓力山大,不得不努力爭錢。
                黃金貓著身子,輕手輕腳打開門,生怕吵醒瞭老婆。
                客廳沒開燈,幽暗的月光投射在玻璃茶幾上,泛著幽幽冷光,倒映著一張蒼白的人臉,嚇瞭黃金一跳!
                馬曉燕孤零零一個人窩在沙發上,愣愣地瞪著門口,看得黃金心裡直發毛。黃金賠著笑拼命討好道:“好老婆,我這實在是忙啊,真不是故意不陪你練車的。還有,我今天真沒喝多少……不信你聞聞,我身上可沒什麼酒氣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馬曉燕還是用那種毛毛的眼神盯著他,不說話,也不眨眼,目光裡毫無生氣。半晌,她才回過神,恨恨地說:“你總算回來瞭,洗洗睡吧。”黃金輕籲瞭一口氣。
                周日一早起來,黃金就看見老婆正在做早餐,心中一軟:“寶貝兒,今兒我哪兒也不去,好好陪你練一天車。”馬曉燕臉色大變,煎盤一扔,摔門回房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黃金一愣。這好端端地……姑奶奶又怎麼瞭?真是女人心,孩兒臉,說變就變。
                周一早上,黃金去上班,馬曉燕送他下樓,剛好碰見小區搬來新鄰居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你好!”新鄰居熱情地跟他們打招呼。他穿著橘色夾克,藍色牛仔褲,長得很清秀的樣子,就是氣色不好,臉色有些蒼白。
                新鄰居叫趙陶藝,是一名演員,住在黃金傢對面一棟樓。
                隻是,趙陶藝看向馬曉燕的目光太過火熱。黃金很快便找瞭個借口離開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晚上黃金回傢,傢裡又是漆黑一片,靜得可怕。
                黃金開瞭燈才發現,馬曉燕正縮在墻角瑟瑟發抖。馬曉燕一見是他,沖過來往黃拿懷裡直縮,聲音哆嗦,指著窗外:“那傢夥是個怪人……老公,我好害怕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黃金順著馬曉燕手指的方向,拉開瞭窗簾。
                窗戶外正對著5棟4層那戶人傢的陽臺,趙陶藝那個小白臉正在陽臺上爬來爬去,動作詭異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他在幹嗎?”黃金轉身問。
                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……”馬曉燕唇角哆嗦,眼帶恐懼的淚光,從背後掏出一個望遠鏡給黃金,說,“你自己看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有瞭望遠鏡,看得就清楚多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 黃金看見趙陶藝從地上爬起來,從房間裡拿出一個佈偶娃娃和一個轎車模型。那娃娃短發長褲、橘色外套,和趙陶藝身上穿的衣服倒挺像。他手裡的模型車塗著黃色的彩漆,和黃金傢的新車顏色有幾分相似。
                趙陶藝趴在地上嘿嘿怪笑,突然左手豎起男娃娃,右手食指推著那輛黃色的轎車模型狠狠地向娃娃沖去。然後手一抖,將娃娃甩出去,看起來就像轎車撞飛瞭娃娃。
                接著,趙陶藝整個人趴在地上,扭來扭去,匍匐掙紮!
                他一面掙紮,一面口噴鮮血,嘴裡咿呀有聲——看嘴形,應該是在喊“救命”之類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 黃金大笑:“這你也怕?這傢夥估計是在對著劇本排練呢。你還別說,他演得還蠻逼真的。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可……可是,他都這樣爬瞭一天瞭”馬曉燕緊緊地抓著黃金的衣服,渾身發抖,“一邊爬還一邊對我怪笑。老公,要不我們搬傢吧!”
                “可能是這傢夥對演戲精益求精吧,你們演員不都這樣?”黃金隨口哄著馬曉燕。搬傢?為瞭一個莫明其妙的陌生人?傻不傻呀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