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am885'></span>
        <dl id='am885'></dl>
        <i id='am885'><div id='am885'><ins id='am885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ins id='am885'></ins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am885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am885'><strong id='am885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tr id='am885'><strong id='am885'></strong><small id='am885'></small><button id='am885'></button><li id='am885'><noscript id='am885'><big id='am885'></big><dt id='am885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m885'><table id='am885'><blockquote id='am885'><tbody id='am885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m885'></u><kbd id='am885'><kbd id='am885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1. <i id='am885'></i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am885'><em id='am885'></em><td id='am885'><div id='am885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m885'><big id='am885'><big id='am885'></big><legend id='am885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2. 午夜撥號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5

              曹建輝決定謀害妻子!

              為瞭這份巨額財產,他已整整做瞭四年的縮頭烏龜。現在,最最畏懼的老丈人死瞭,情人舒小暖又不停地要求正名,使得他下定瞭決心要除掉這塊絆腳石。妻子的脾氣他很清楚,離婚是不可能的,而她一旦得知自己有瞭別的女人,那必將是世界末日!

              可是用什麼方法才保險呢?這令曹建輝相當苦惱。這天傍晚,他邊想著這些問題邊走過一個拐角,卻被一個蓬頭垢面的乞丐迎面攔住行乞,他正欲橫著繞過去,乞丐突然拿出一本發黃的舊書來,說:“先生,這本書說不定對你有用,至於錢,你可以在你確認這本書的價值後再來給我!”

              他詫異地接過書來,隨手翻開一看,裡面竟全是觸目驚心的血紅色,在最後一頁才發現瞭數行字“在每一個下半夜,千萬別用手機去撥打自己的號碼,此時靈魂極度脆弱,當你撥通自己的手機時,你的靈魂正在另一邊同你對話……”曹建輝猛地打瞭個冷戰,回頭去找乞丐,已然沒瞭蹤影!

              接下的數天曹建輝都寢食難安,數天後的一個晚上,他終於按耐不住內心的好奇,拿出手機來撥出瞭自己的號碼,接連幾次,話筒裡都傳來瞭“你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”!這使得他啞然失笑,暗笑自己的疑神疑鬼,就在此時,正在撥出的手機裡突然傳來一聲長長的“嘟……”曹建輝臉上的笑容瞬間凝住瞭,手忙腳亂地關掉手機。

              次日一早,他就走上街頭四處尋找那個賜書給自己的乞丐,終於在黃昏時分找到瞭目標。他把一疊鈔票塞進乞丐的手中,急著說:“我打通自己的電話瞭,怎麼辦?”乞丐慢騰騰地收起錢,笑道:“看你的樣子也隻是通瞭而沒有通話,不然哪還有人來和我說話,給你兩個建議,一是晚上準時關機,二是換上一個自己也不知道的手機號碼,保你沒事!”曹建輝雖覺得這樣的答案有點虧,但畢竟少瞭樁心事,當下安心地走瞭,走著走著,忽地靈光一閃:如果妻子也在下半夜撥通瞭自己的號碼,將會發生什麼事情?

              這個想法令曹建輝興奮不已,他立即買來一張神州行的號碼卡,趁妻子洗澡時換進瞭她的手機,隨後上牌友傢玩通宵去瞭。十二點剛過,他給妻子發瞭條短信,告訴她有個大客戶需要聯系。妻子馬上回瞭消息過來問號碼,他立即就把那張神州行的號碼發瞭過去……

              早上回到傢,妻子已經不見瞭,曹建輝驚喜交加,又匆匆趕往公司。公司職員告訴他說,總經理早早就到瞭公司,叫上舒小暖陪她出差去瞭!曹建輝大吃一驚,老婆和情人一塊出差?難道妻子沒有打通自己的電話?還是她已經發現瞭什麼?

              心驚肉跳的曹建輝既不敢打妻子的電話,也不敢打情人的手機,隻有忐忑不安地等著。到瞭晚上,妻子終於滿臉疲憊地回來瞭,她傷感地說道:“建輝,出事瞭,早上我帶瞭個員工出去談生意,在鄰縣的路上遭遇塌坡,我逃瞭出來,舒小暖卻未能幸免!”曹建輝有如遭瞭一記晴天霹靂,身子猛地一顫,他臉色蒼白地進瞭洗手間,一個勁地撥打舒小暖的手機,回答他的全是連接不上……

              該死的沒死,不該死的卻偏偏死瞭!曹建輝整整一個星期都魂不守舍。這天,是舒小暖的頭七,曹建輝又一次來到她的房間,在房內點上一柱香,又燒瞭幾刀紙,隨後開始整理她的遺物。整理結束後,一本發黃的舊書引起瞭他的註意,翻開一看,裡面是一片血紅色,當翻到最後一頁時,曹建輝猛地打瞭個寒戰,呈現在眼前的是幾行異常熟悉而又觸目驚心的字:“在每一個下半夜,千萬別用手機去撥打自己的號碼,此時靈魂極度脆弱,當你撥通自己的手機時,你的靈魂正在另一邊同你對話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倒抽瞭一口冷氣,他重重地躺在瞭床上,又一次摸出手機來撥出舒小暖的電話號碼,奇怪的是電話竟然通瞭,可是那頭並沒有人說話,隻有低沉的嗚嗚聲,似風聲,又似人的哀號聲!曹建輝毛骨悚然地掛瞭電話,看看窗外天色已黑,當下擦擦額上的冷汗,準備離去。

              “吱……啞……”門突然開瞭,進來一個頭發凌亂的女子。曹建輝猛地一個後退,結結巴巴地問道:“你,你,你是人是鬼?”

              女子怔瞭一怔,忽地上前抱住瞭他,哇地一聲哭瞭:“建輝,嗚嗚,終於見到你瞭,我遇上泥石流,被困在一個山谷裡,手機又沒信號,直到今天才被救出來!”

              曹建輝稍稍心安,輕拍著她的後背,安慰道:“沒事就好,沒事就好,對瞭,你手機呢?”

              “在身上,沒電瞭,告訴你一個不幸的消息。”舒小暖抬起頭來面帶喜悅地說:“一星期前,你老婆被泥石流吞沒,當場就死瞭,你傷心不傷心啊……”話還沒說完,曹建輝已暈瞭過去,慘白的臉上寫滿瞭驚恐……

              醒來時,曹建輝發覺自己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,公司裡的幾個職員正一臉悲色地看著自己。見他醒來,馬上紛紛安慰:“人死不能復生,您千萬要當心自己的身體!”

              “人死?到底是誰死瞭?總經理還是舒小暖?”曹建輝瞪大瞭雙眼。

              員工們面面相覷,良久才吱吱呀呀地回道:“總經理和舒小暖在鄰縣山路上遭遇泥石流,全都死瞭!”曹建輝一陣發呆,突然摸出電話來,先後撥通瞭妻子和舒小暖的手機,裡面傳來的全是令他脊背泛涼的嗚嗚聲。他顫抖著問道:“你們能不能打通她們的電話?”

              眾人又是一陣詫異,很快有人拿出手機來撥號,隨即一陣搖頭:“無法接通!”曹建輝猛地把手機砸向瞭地板,瘋狂地叫吼:“把它砸碎瞭去,快給我換個手機和號碼!”一個職員立即上前對著地上的手機一陣猛跺,之後又討好地說道:“總經理,我這就去給你買新的手機和號碼!”

              接下來的日子倒也風光,曹建輝理所當然地坐上瞭總經理的寶座,總攬公司財政!隨著電話的被摔,妻子和舒小暖的陰影也消逝而去,再不曾來困擾過自己。唯一的遺憾就是舒小暖死瞭,那麼年輕而又美麗的女子,確實令他心動萬分!

              這天,那個擅拍馬屁的職員又給他送來一個手機,一臉媚相地討好:“總經理,我發現這個號碼很吉利,就給你買來瞭!”曹建輝笑著擺擺手,示意他住嘴,吉利的號碼他自然喜歡,可他不想知道號碼是多少,他一直牢記著那個乞丐的忠告!

              職員走後,曹建輝翻來覆去地看著手上的手機,覺得很是眼熟,仔細一思量,才想起舒小暖以前也是用這款手機,不過是女式的,和自己手上的應該是情侶配!一時間許多往事湧上瞭心頭,他情不自禁地撥出瞭舒小暖的號碼,傳來的聲音竟是對方正忙!

              是電話易主瞭嗎?怔瞭一怔,他又撥瞭出去,依舊是對方正忙,就這樣從下午打到晚上,對方一直處於占線狀態。曹建輝也耗上瞭,心想倒要看看你能打多久的電話,直到深夜,電話終於通瞭,不待他開口,對方先說話瞭:“終於等到你瞭,來吧,來吧,我等你好久瞭……”那聲音好似自地底下傳來,熟悉得令人毛骨悚然,竟是他自己的聲音!曹建輝滿臉驚恐地瞄向手表,時間定格在12點零1分……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城市日報的頭版是“曹建輝昨夜離奇死亡”!不少人拍手稱好,唯有那個馬屁職員又悶又恨,別人也許看不出什麼貓膩,但他老早就看出曹建輝和舒小暖的關系不同尋常瞭。為瞭討好這位新上任的總經理,他故意去買瞭個特別的手機,又把舒小暖之前的手機號碼買下,為的就是給總經理一個驚喜,哪料他竟早早地歸西瞭,這短命的王八羔!

              下班後,馬屁職員憤憤地走進停車場,卻在門口被一個乞丐攔住,乞丐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詭異笑容,從身後掏出一本發黃的舊書,說道:“先生,這本書說不定對你有用,至於錢,你可以在你確認這本書的價值後再來給我……”